81岁的赵国华家住杭州下城区朝晖六区,在社区里是出了名的爱书人。他从浙江工业大学退休后,每天起码花4个小时看书,家里藏书上万册,从古典文学到各类工具书,只要是赵老觉得有收藏价值的,都会千方百计“搞到手”。

△赵国华和他的藏书

为了放书扔掉了一些家具

对书本做了全面的“保养”

初见赵老,他头戴一顶黑色前进帽,身穿藏蓝小西装,一副老花眼镜滑落在鼻头。

1984年,当时在浙工大教书的赵老分配到一套朝晖六区的房子。跟着赵老搬入新家的,除了几个装着衣物的行李箱,还有2000多本书。赵老的屋子约70平方米,上万册书分开存放在小房间、卧室和阳台的书柜里,这些书柜约3米高,紧贴墙面和天花板,即使这样,空间还是显得有些局促。为了节省空间,赵老把一些可有可无的家具都给扔掉了。

打开书柜,一股墨香扑鼻而来。赵老说,他收藏的书主要有古典文学、辞书和工具书三大类。比如说,不同版本的红楼梦就有二十多部,研究资料多达193种;还有一些市面上已经很难买到的古典文学,像《集韵》《天史》;其中,辞书的量最多,超过了藏书总量的一半。“辞书的出版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,弥足珍贵。”赵老说。

这些书里,有一本外文工具书赵老如数家珍,名叫Handbook of Chemistry and Physics。赵老在大学里教授的是有机化工这门课,有关专业领域的问题,这本书里都能找到答案。

对于如何保存书籍,赵老得心应手,一些有收藏价值的工具书、历史书套着薄薄的透明塑料袋,袋子开口处用胶水封住,书与书互相贴紧,架子上还放着几颗樟脑丸。书架旁摆着个小瓶子,里面装的粉末是尼泊金甲酯,“樟脑丸负责杀虫,粉末用来干燥空气,所以你看我的书拿出来,都是崭新的。”

做一名藏书家是从小的梦想

上万册书从天南地北搜集来

收藏书籍,是赵老从小立下的志愿。赵老从小家境优渥,父亲也是个教书人,平时喜欢收藏小说集、启蒙读物,用藤捆扎好放在家中。赵老说,3岁那年,老家的村子因为战争被烧毁了,父亲保存的那些书也没能幸免。上了初中,老师问大家今后的志向是做什么,赵老回答“想做一名藏书家”。

赵老一面刻苦学习,一面利用学习之余搜集书籍,几年后,考上了杭州化学工业学校(浙工大前身),1959年,毕业留校工作。

1959年,赵国华大学毕业时参与编纂一本书,拿到了375元稿费。这笔在当时甚为可观的收入,他用这笔稿费买了本《阿Q正传》,从此,正式开启了长达50载的“藏书生涯”。

大部分的书,是退休后买的。因为要淘书,杭州的书店,无论大小,赵老都了如指掌。

除了新华书店,赵老跑得最多的就是位于文二路的国学书店、体育场路的晓风书屋以及登云路上的图书城。“国学书店时不时有折扣,晓风书屋新书多,图书城的书都是批发价……”赵老都记得清楚。

年轻时时常要出差去外地,每到一座城市,赵老一定要去逛一逛当地的书店,看看有没有可以淘到的“宝贝”。

81岁的赵国华生活比较节俭,但购书从不吝惜,在他的一间卧室里,一整面墙近十平方米的大书柜,到天花板一共9层,像这样整面墙的大书柜,做了7个,里面满满当当全是书。现在家中的一万多册书,是赵老花了60年时间,从天南地北一点一滴搜集起来的,在他看来还是很值得的,因为很多书都已绝版了。

正在编写一套关于对联摘录的书

热爱学习培养子女良好阅读习惯

近几年,赵老在编写一套名叫《群书对联汇钞》的书,共14本,主要内容是搜集古典文学书中的对联。赵老写道:他为编写《群书对联汇钞》,共阅读、浏览书籍2523种,其中有对联的800种,未查到对联的1723种,共抄录对联28675副。

为什么要做这件事?赵老回答说,目前国内还没有人做过这方面的对联整理,再加上自己藏的书类齐全,就打算试一试。“上海文化出版社的人已经来看过了,给我提了点建议,这两年我再仔细校对一遍,就可以出版啦。”

赵国华和老伴陈兰花都非常爱好看书学习,两老平时除了吃饭、休息、娱乐外,每天阅读报刊、书籍的时间长达4个小时,读书已是全家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。两个老人非常注重培养子女孙辈的良好阅读习惯,要求他们多阅读积极向上、知识性丰富的书目。退休后的两老经常带着孙辈们去参观历史博物馆、美术馆、图书馆,为他们营造学习文化的氛围。

赵国华一家热爱学习的氛围成为了大木桥社区的榜样,在他们的影响带动下,周围许多居民也开始认识到读书的重要性,真正懂得读一本好书就是打开一扇心灵的窗户,学无止境,要用知识丰富自己的头脑,增加自身的素质,多读书、读好书。

来源:朝晖街道

编辑:沈文雄

首页时政